金沙存1元送28·九九高考,久久难忘|特别征稿 · 我的高考

2020-01-11 13:20:56 阅读量:470

金沙存1元送28·九九高考,久久难忘|特别征稿 · 我的高考

金沙存1元送28,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光明微教育”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动态

转眼间,高考也到了不惑之年,40年,她是打造中国发展奇迹的基石,也见证着中华民族崛起的创造。

风雨变迁,高考,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那里有家国情怀,那里有少年梦想,那里有愈挫愈奋的坚守,那里有改变命运的执念。

今天,2017年高考如约而至,这勾起了你与高考的多少回忆?那些流逝的、那些不变的,那些坚守的、那些过往的,是个人的生命体验,也是社会的前进之歌。

从今天开始,我们愿辟出一方天地,留给你,留给我,留给我们共同的高考记忆……

本期我们为您分享的是一篇读者来搞,让我们在他的笔触中体味一位1999年高考生的独家记忆。

欢迎你写下属于自己的独家高考记忆与大家分享

稿件请发邮箱xiaodan067651@sina.com

九九高考,久久难忘

我是1999年参加高考的。

离高考还有一年时间,我就骤然感觉到无形的压力,譬如教室书报架边上不再有人读报了,课间打闹的也近乎绝迹,大家都铆足了劲儿,准备考一所好大学。我们学校是1902年建立的,老牌的省级示范中学,学生都蛮拼的。我也是其中一员。

“离高考仅有**天”

班主任让全班同学轮流值日,值日的任务之一就是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写下“离高考还有**天”,另外配一句名人名言。我对班主任罗老师说:“这个‘还’字不妥,这么写好像离高考时间还长着呢,我建议改为‘仅’字。”他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我们班教室后面都写着“离高考仅有**天”。轮到我值日的时候,我不仅写下了离高考的天数,还在黑板上写下:“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我深感时间的紧迫,当时高考要考五门,我的数学很弱,离高考只有一年时间,根据以往的成绩排名,再怎么努力都将与清华北大无缘,我觉得应该树立一个自己拼命一搏大概可以实现的目标,思忖再三悄悄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三所大学的名字:中国人民大学、西南政法大学、湖南大学。紧接着我就开始行动了。

我不再沉迷于唐诗宋词,而是重读数学课本,将里面的每个公理、定理以及推导过程、例题都弄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同时将每次月考和小测验中自己做错的题目抄到一个“错题本”上,分析做错的原因,保证再碰到同类型的题目时绝不再错。数学不愧是思维的体操,我每天花在数学上的时间越长,反倒不觉得累,而是头脑愈加清醒了,所以每天晚上寝室熄灯后还有精力在阳台上借着走廊的灯光读《古文观止》。

每次月考我都认真对待,不仅将每次月考成绩与上一次的月考成绩仔细对比,看提高了多少,而且还详细统计每个科目每种题型的得分率,找出真正的短板,然后重点补漏。

亲人也仿佛觉得应该表示点什么,爸妈各到学校一次给我送做好的菜,姨妈赞助我一箱方便面让我晚自习后吃,这在我来说真是一件奢侈的事,哥哥也跑到学校给我送来两盒安神补脑液。

大考大玩,小考小玩?

高考快到了,有人开始散布一种“大考大玩,小考小玩”理论,说考前一个月成绩基本定型,应该放松下大脑了。我觉得非常荒谬,真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应该一鼓作气、一战到底嘛。高考前一个月的晚自习时间,很多同学都隔四十五分钟就到走廊上散散步吹吹风,而我继续在教室强攻数学,汗水流到眼镜片上,滴到草稿纸上,我撕下一页草稿纸,往脸上一抹,把镜片一擦,再朝墙角的垃圾桶一丢,就继续埋头计算。

高考终于来了,前一天晚上,我将复习的过程在心中过了一遍,觉得能做的都我做了,没有留下知识空白和特别让我没底的地方,我相信尽心即是完美,天道酬勤,于是安然睡下。

高考:从容不迫

高考那天早上天有点阴沉,我多穿了一件夹克上了考场,或许是有点紧张,一到考场上就感觉热起来,把夹克脱了搭在椅背上开始做题,我记得很清楚,语文考试的作文题是《如果记忆可以移植》,我平时考试时都写议论文,这次我也写成了议论文,阐述了如果记忆可以移植对知识传承的好处,也对有关犯罪、仇恨等记忆的移植表示了担忧,写得四平八稳。

数学考试我期待已久,拿到卷子先翻到最后浏览了几个大题,觉得没有出乎意料的题目,于是从头有条不紊地答题,最后一个题目虽然有点难度,我竟然也做完了,似乎一切顺利。历史、政治、英语也波澜不惊,小题有答案不确定的,大题没有特别陌生的,我一路做下来,平均每门都剩余五到十分钟时间可以检查,有点从容不迫的感觉。

我一直住学校宿舍,一个月回一次家,家人对我很放心,高考期间没谁站在校门外守着,全部考完回到家,父母问考得怎么样,我说:“还行吧。”

“填志愿是第二次高考”

但那时是估分填志愿,我对估分没有认真对待,随便估计了一个分数,对照着老师估出的一本线,认为要上我心中的那三所大学都希望不大,随便填了一所本省的非“211”一本大学了事。后来成绩公布,我总分比一本线高出34分,数学120分,听说在全省的文科考生中大概是前300名,这个成绩上西南政法大学和湖南大学完全没问题,肠子都悔青了。

有人说:“填志愿是第二次高考”,我认识到这句话的真理性时已经迟了。

不过,高考让我养成了严谨备考的习惯,后来这些习惯到我准备公务员考试时派上了大用场。这是后话了。

(作者:甘正气,“80”后公务员)

光明教育工作室出品

长按识别关注 为您解读教育中国

内容:光明微教育

图片:网络

统筹:陈鹏

制作:徐谭

你还会喜欢:

光明学人:

光明学人 中国学术

光明特色 人文表达

光明讲坛:

“不求标新立异,但寻实事求是。

祈愿思想灿烂,又望文才熠熠”

栏目新闻

随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