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有几个赌场·《我的前半生》今晚大结局!再见,我们真的不需要这样的“女性独立励志剧”!

2020-01-11 13:42:00 阅读量:4664

韩国首尔有几个赌场·《我的前半生》今晚大结局!再见,我们真的不需要这样的“女性独立励志剧”!

韩国首尔有几个赌场,从一开始被误以为是溥仪自传翻拍的电视剧,再到亦舒粉丝的一波波吐槽升腾了热度,原本被电视台拿来紧急救场的《我的前半生》,在宣传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意外地靠着源源不断的话题性,成为了这个暑假毫无疑问的爆款剧。

就在今晚,这部剧即将迎来大结局。

大结局:说说有7个版本据说最终还是让女主和闺蜜男朋友在一起

由马伊琍饰演的女主角“子君”最终能不能和靳东饰演的男主角“贺涵”在一起,成为了追剧群众的最大疑问。按照剧方的说法,他们也为此纠结,拍了七个版本的结局。这意思就是,不到最后一集,你们也不要换台。

记者采访到了参与了审片的知情人士,对方透露说,“子君”去了深圳生活,最后事业失意的“贺涵”也跟着去了。最后一个镜头是两人各自在深圳的海边,“子君”发现了很像“贺涵”背影的一个人,“贺涵”也看到了一个很像“子君”的姑娘……虽然处理成了看似没有交代的结局,“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下一秒他们就要相遇了。”吃了定心丸的“涵君cp”粉们可以安心观赏了,看不下去的吐槽群众,也可以准备起来你们的朋友圈文案了。

配角:渣丧萌“陈俊生”、临死托孤“薛甄珠”主角之外,他们都红了

即使是亦舒原著粉,也会服气这部剧的开局。在人物关系展开方面,它做得非常好。短短几集,“子君”“陈俊生”和“凌玲”风雨欲来的三角恋、“唐晶”和“贺涵”的亦师亦友的恋爱关系和行业背景、“子君”叽叽喳喳的妈妈和妹妹一家,全然展现了出来。

观众对吴越塑造的小三“凌玲”入戏太深,跑到微博谩骂到演员一度关闭了评论。接着大家爱上了女主的妈妈“薛甄珠”,被这个永远大红唇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上海阿姨成功洗脑了上海普通话。

剧情过半,这些配角们都被“牺牲”了。

女主必须要有人虐,所以前半段情商超高的“凌玲”突然开始使坏。男女主的感情必须合理化,所以“唐晶”必须和“贺涵”决裂,还要最后“黑化”一次。最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就是“薛甄珠”女士了,自己勇敢追求夕阳红,却希望两个女儿嫁给高级饭票。一边自豪于独立拉扯两个女儿长大,一边觉得“子君”离婚犹如天塌。劝说“唐晶”主动放手,理由“我女儿太弱了”……

如此混乱的三观,是由这个角色的功能性决定的。这部剧的配角们的作用,就是推进和辅助男女主的关系进展。“薛甄珠”为什么会被安排死?想一想古装剧里以死进谏的臣子,就是为了完成病床前“临死托孤”这种戏码,让男主和无依无靠的女主彻底在一起呗。

相比之下,“陈俊生”是塑造相对完整的角色。雷佳音以相衬的演技,托起了这个努力的老好人的形象,甚至被网友赐了一个“渣丧萌”的点评。也难怪陈道明在看完剧本之后,认定陈俊生这个角色是最好的。

人设:前半生靠男人,后半生靠闺蜜的男人这就是中年妇女玛丽苏

前阵子,制片人黄澜在杭州出席活动时坦言,自己最初买亦舒这部小说的版权,看中的就是“离婚妇女逆袭”这个梗。从35年前的香港落地到2017年的上海,要改成电视剧,必须需要情节和冲突,这些都能理解。但是编剧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加一个万能的男主。靠着男主解决女主的矛盾,也靠着男主制造两个闺蜜的冲突。

所以我们看到,“子君”,一个大学毕业只拥有半年职场经验的37岁女子、前半生只会买买买和上美容院的家庭主妇,是如何完成逆袭的呢?靠“贺涵”。靠他做简历,靠他输送到利益相关公司,靠他换工作,靠他当司机接送,靠他解决职场骚扰。最后连前夫“陈俊生”,也开始后悔自己是不是离错婚了。男女主加起来快八十岁,还是有不肯舍弃的玛丽苏和杰克苏情结。(玛丽苏女主不管性格长相如何,金钱权力爱情都能轻松搞定。杰克苏男主集各种优秀男人的特质于一身,全方位耍帅,异性缘超好。)

亦舒写《我的前半生》是呼应鲁迅的《伤逝》,用女性视角取代男性视角,原著里“子君”重生,凭借的是自己的努力与坚韧。鲁迅写《伤逝》是呼应易卜生的《玩偶之家》,说的是“娜拉出走之后”的问题。结果电视剧倒好,“子君”走出玩偶之家,变成了养成系男主的新玩偶,主动接受他的改造。电视剧预设了对男性仰望的立场,“凌玲”和“唐晶”分别作为“陈俊生”和“贺涵”的下属,“贺涵”甚至说出“唐晶是自己最得意的作品”这种台词。

以及最近的几集,让人不禁对咨询业发生了一点好奇。说离职第二天就远走高飞,流程都不用走工作都不用交接?从外企“比安提”到本土企业“辰星”,说跳槽就跳槽,客户信息随便泄露,都不用签订竞业准入和保密协议的吗?“辰星”的hr们,可以说是上海市最开心的一群hr了吧。

三观:大家看到的所有的“三观不正”都归咎于制作方的动机

和《欢乐颂》一样,《我的前半生》遭遇到了关于“三观不正”的声讨。《欢乐颂》引发的是阶层的探讨:“安迪”和“曲筱绡”一帆风顺,“邱莹莹”和“樊胜美”吃尽苦头。两两对比,很多人认为作者在嫌贫爱富。《我的前半生》更多的是情感层面的争论,其中罪名最重的一项是“抢闺蜜的男人有没有问题”。

这也是原著粉最为气愤的一点,在亦舒的写作体系里,友情至上,合理的成年人跟好朋友的恋人、前任恋人、甚至暧昧对象之间,是一条死线。电视剧安排“子君”和“贺涵”相爱,是对原著气质最彻底的一次翻盘。

坦白讲,优秀的文艺作品的主角们也有感情扭曲的,张无忌到最后都幻想能坐拥齐人之福,《纯真年代》的男主还在老婆孕期出轨爱上她表姐,《飘》里的斯嘉丽算不算抢闺蜜男友?可是,到了《我的前半生》男女主人公这里,为什么就不能了?

因为太鸡贼了。

剧情设置里,满满的冲突。

编剧和制作方,太懂得什么能刺激观众了。出轨?好,放大它,“凌玲”的戏份好看得不行。要看逆袭?好,金手指一路开挂让人爽到底。闺蜜闹翻?没问题,一路累积来个大戏。男女主之间,更没有火花,无法说服观众他们是真爱。这就像厨师手里拿着还不错的食材,却在口味上重油重辣,做出了一道旨在刺激味蕾的料理。号称端上来的会是美剧《傲骨贤妻》,结果我们再看了一遍《回家的诱惑》和《贤妻》。

今晚过后,你对这部爆款剧的观感,还会只是“贺涵只应天上有,人间处处是白光”吗?

靳东“贺涵”金句频出,网友剧评“贺涵只应天上有,人间处处是白光”。

都市快报记者 高华荣

编辑:xx